喝茶一日游

远离esu,有你有我

前情提要:

10.16:

上课中被连打几个电话,本以为又是个打错了的,结果是公安局打来的。
听见公安局把我给整蒙了,脑子里迅速过了一遍我干了什么能被公安局打电话,大概只有网络了吧? 果不其然呐(刘泽并感),是因为 es­uwiki的事情。 前阵子抓了批所谓恶↑俗↓圈的精日,加上大刘事件的大幅曝光,这个站是已经进入政府眼里了。如今估计正在大范围调查注册用户
我也挺无奈的... 当初新维基刚重建的时候注册的账号,注册之后就压根没上过了... 我对它的态度也是支持(音 mad 时期)-中立(重建时期)- 当个乐子看看(现在),现在还给自己招麻烦了.. 而且还不是去本地的公安局,而是回老家,实在是舍不得车票钱。

10.18:

看了一圈相关人士,看样子是恶维某位高层被抓捕,泄露(或者说供出)了网站数据,所有恶维注册用户都被请喝茶了,有编辑者更是被直接查水表真人快抓。
拘留入狱者倒没有,最多写份悔改书。最让我感到头疼的是 ———— 部分人被要求承诺不再使用 VPN。

10.22:

接到👮‍的加急电话 让我明天就出发 okok行行行,我来就是了...

出发事先问了几位因此被请喝茶的↑↓人,并做了一定的准备——可能会被检查手机,甚至有被要求带上电脑的。

把手机上一切与外网有关的软件都卸载,削除所有与外网有关的邮件、图片、视频。接着清理了所有平台上与政治有关的内容,连beeple做的恶搞川普的CG也删了(

行了,咱们出发。

可刚刚出门就有点慌了,连看见交警都感到不安...

再然后就是上公交,上单车,上火车,循环,下火车之时小拇指被某种东西插进指甲缝了,一瞬间疼死我了,现在仍然隐隐作痛。

几个月没来,发现整个市区的共享单车系统已经被哈罗独占了。

好了,我们到了

市公安局
市公安局

好吧我怂了,压根不敢进...
👮‍又给我打了个电话...
啊啊啊,消除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

进入大厅也没看见有什么人,有人也把我当透明人。这样真的好么...万一有恐怖分子堂而皇之地进来怎么办。

大厅
大厅

到了四楼对方的办公室,对方很温和地招呼我先进去坐坐,自己先去处理些事。
让我一下子舒缓了下来,真是安静啊,办公室也没有人,我也要加把劲骑士,起身随便看了看。
和一般的办公室没什么两样,唯一的不同就是多了一个审讯室。

办公室
办公室

审讯室
审讯室

内景
内景

刚拍完这张照片,背后就传来声又粗又凶的声音:
“你就是那个搞反华网站的是吧!拍什么拍,进去坐着别乱走,等黄警官回来!”
第一反应把我刚放下的心又吓得提起来,回头一看还长着一副孙笑川一般的**脸,又吓一跳。
您俩是搁着唱黑白脸呢?
第二反应发现对方说辞是「反华网站」,完蛋,这下罪名可大了。

好了,黄警官回来了,我们鼓掌。 *

审讯开始了。
手机果然被收了。再接下来就是长达几小时的问话了。

可不是因为什么恶俗,而是对方怀疑我是反华分子和精日。所以问了些像是:
“你对日本的看法”
“你喜欢看动漫吗”
“你对香港怎么看”
以及一大堆衍生且差不多的问题,能含糊的尽量含糊过去了,我要表现出一点反华倾向就完了。

接下来我试图回归到恶维上,向他们解释,可发现他们根本就不了解,甚至没有去上过这个站,只是负责调查我:
我:“这个站一开始是音mad人创立的,因为我就是音...”
👮‍:“等等,你说的这个音骂的是什么?”
我:“......”(解释音mad)
...........
我:“自从刘慈欣事件开始我就感觉这个站彻底变了”
👮‍:“等等,刘慈欣是哪位?”
我:“......”(解释刘慈欣事件)

可说着说着又从恶维本身说到了政治,无视我只是对恶维略有了解的辩解,依然把我当一个潜在的反贼教育。说到后期我已经身心疲惫了,也没茶给我喝,你说啥我就回啥吧,懒得辩解了.....
啊我受够了.......

最后,胶小白在正义的人民警察的批评教育下,主动认识到本人所为的错误,深刻地反省了自己的思想,并写下了悔改书。十分可喜可贺!


添加新评论